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身穿“手术服”的医生和护士出现在派出所密室里:这是要活摘我的器官贩卖吗?


从警察第一次绑架我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多了(20131119日),但是对于警察们绑架我的真实原因和真正目的,我一直都没有得出一个能令我自己信服的结论。毕竟我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警察也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没说过什么人报警、什么事报警,警察们只是胡搅蛮缠的问我自己为什么来?看样子还想诬陷我自愿被绑架?!

在这三年多时间里,我把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想过好多遍了,就连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密室里的一幕一幕经历,被两个警察架上囚车、劫持到精神病院的细节都仔细想过很多遍了。最后,我的注意力集中的一个一直被我当作“怪事”放过去的细节上!

我被非法关押入派出所密室,过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下午时,也就是20131120日下午时,来了两个医务人员,一男一女,女的可能是护士。他们出现了一会又走了。我当时觉得奇怪,派出所是派出机构,他们没有自己的职权和名义,派出所本身也不具有配备医务人员的级别。当时也没有人需要医生呀,也就不可能有人叫医生来。那他们来干什么呢?我这三年多也没往自己身上联想。

他们的白衣服也很特别,不是我们平时看病时能见到的那种“白大褂”,是短的白上衣,白裤子,戴着口罩、白帽子,这种衣服在医院里只有手术室才穿——是“手术服”!大概是因为做手术时穿的衣服,肯定要求医生、护士拿器械、做动作方便,白大褂有点碍事。这样看来他们就肯定不是来看病的了,是直接从手术室来的,也是为了回到手术室时立刻就可以开始做手术,可能病人已经上了手术台了,只等活体摘除的我的器官,回去就给病人装上!所以我就看到了这“怪异”的一幕。

都已经准备到这种程度了,其他人和事已经无法阻止他们动手了!那为什么最终没有杀了我、割掉器官呢?我分析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那个买器官的病人忽然间死了,不再需要活人器官了。这还不是最坏的。

第二种情况,那天的供体(受害人)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其他人跟我一样“候选”,而且我不是排名第一的,我具体排第几我不知道,他们按顺序挑选(医学检测),如果我前面有的人(活人供体)经过检测是适合病人用的,那就是他(她)被选中,被活着摘取器官,即被杀害,所以我活了下来!!!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在中国贩卖活人器官已经形成一套“政府机制”了,只不过是秘密存在的。中共政府把全中国的15亿中国人都当成活人器官供体,他们在整个社会当中秘密挑选活人器官贩卖,而不仅仅是他们公开宣称的那样,只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和暗中进行的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除了老人、小孩和本身就有大病的人,身体健康的青壮年中国人都在被挑选之列。能付得起钱的病人就可以通过中共的这套“政府机制”来挑选、购买活人器官给自己装上。中共政府有组织的贩卖活人器官。

器官移植不能象卖猪肝、猪肺那样的割下来,放着到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必须从活人身上摘取、并保持器官的活性,此前还需要血型、组织型互相匹配,即,需要经过抽血、医学检查。所以受害人和病人需要同时抽血、准备。

那么如何强制一个正常人抽血呢?人家至少会问一句你抽血干什么呢?2012年出台的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把强迫失踪合法化了。警察可以“无法通知”、“不利于对案件进行调查”等理由对受害人秘密拘禁,不需要手续(也可后补)。就是他们看准了你是病人需要的,警察就会开着警车把你抓起来、测一测(医学检测)。如果医测适合病人,那就杀了你取器官,如果与事先估计的不符合,即你的类型不适合病人,那就活着把你放出来,警察可用的借口很多,按照新版刑诉法,他们并不违法嘛!回看这次离奇的被绑架经历,就是这么回事呗!

先把活人供体关押在秘密地点——比如派出所的密室里,等病人准备好了(上了手术台等待时),他们就让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护士到密室里来强制抽你的血。你已经被关起来了嘛,没有自由了肯定就能强迫你抽血了。

受害人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怎么讲清楚上,你怎么讲都不行的,就是要卖你器官了、肯定要关押你的,关押24小时都足够了。一般都是前一天晚上下班之前把你绑来,关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病人那边准备好了才会来找你抽血。如果选中你,你就被杀……,如果选中别人,那就像我一样活着出来了。你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不会跟你解决任何问题的,他们知道你没问题,而卖你器官的真实目的是不能说的,所以不明不白关着你才是目的。他们还会问你“你怎么进来的?”——他们绑架你来的还用问你吗?就是跟你耍臭无赖了,把你当成罪犯对待、也可以减轻他们自己的罪恶感(以后可以说没搞清楚,不用负什么责任的)。受害人几乎没法知道,警察们自己不暴露的话,受害人根本没法知道,我是想了这么多年才看清楚的。

在我看来,警察一定会提前一天把你绑架到位,才通知病人的。因为,如果先通知病人,万一绑架你时失手呢?我记忆中,他们在绑架我之前一周,到我家来敲过一次门,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证件和手续,我就没给他们开门,呵呵!

这部法律草案刚一推出时,曾经引起国内外舆论大哗。当时社会讨论的焦点放在异议人士的保护、维权上,其实不是的,这个法律不是为那些人而专门制定的,没有这个法律之前,那些人也是受迫害的。这个新版的法律是为着更大、更罪恶的目的才推出的——秘密挑选、贩卖活人器官。这样一来,警察出来绑架好人的罪行就合法化了。再说,警察们你也不认识,叫什么名你也不知道,问也不说。你到哪里去找害你的警察呢,可能是临时借调来的呢,警察还能诬陷你自愿来的(见附1),反正没有违法。政府贩卖活人器官的滔天大罪也就掩盖住了。

我记忆中那个女护士漏在口罩外面的眼睛都在微笑。任何一个正常人在这种环境里还能笑的出来吗?说实在的,这个派出所密室,我刚一被绑进去的时候都吓一跳,这哪是派出所呀?明明是黑监狱吗?大房间没有窗户(位于大楼的地下室里),只在一面墙的上方有一个很小的通风口,这个大房间里的一侧有两间用4寸粗的铁管子焊成的小牢房,这个铁管子比外面盖楼用的手脚架的铁管子还粗,老虎都跑不出去;靠墙有几个长条形铁凳子(坐卧两用);墙上有消音板,板上有很多血迹。大房间的中间有连排的的塑胶椅子,给受害人等待时用的。这是我一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环境,我都过了半天才缓过神来。那么她为什么能笑出来呢?这首先说明一个问题了,她不是第一次来了!她已经过了那个吃惊的阶段,她已经习以为常了!也就是,她不止一次这样挑选活人器官!第二,她知道她马上就要摘取活人器官、赚大钱了,她高兴的笑呢。共产党把人变异到这种程度:只要能弄到钱,杀人也高兴?!让人完全丧失了人类应有的理智和人性!

但是这次绑架造成一个严重后果,就是警察到我家里来时,为了骗我开门,而伪造的公函《传唤证》落在我手里了——即,警察的罪证落在我手里了,我已经把这个罪证转放到安全的地方了(见附2)。

自从这次企图活摘器官以后,警察不但不认罪,反而变本加厉的迫害我本人。半夜到我家里砸门、暴力入室,又绑架我到派出所密室关起来(见附3)。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就被绑架到派出所密室关起来(见附4)。动不动就到我家里来踢门、砸门(见附56)。现在我家周围的邻居一半以上都是便衣特务,我一出门便衣、警察就像苍蝇一样跟着我,我家24小时被窃听(见附7),我被脑控辐射、窃取脑电波;还有很多下流迫害(见附8)。警察凭什么这样迫害一个合法的公民???如果在任何一次迫害中,我被害死的话,那么他们的滔天大罪就会永远被隐瞒?至少是永远除掉一个“活证据”!就是这个目的呗!警察、医院、政府等很多部门,是不把好人当成人看的,他们把中国人当成身体部件可以被利用的一个东西。

医务人员走了以后,把我从派出所劫持到精神病院时,除了那些“下三烂警察”们,还有一个穿便衣的年轻女子,我当时以为她是派出所长的姘头,现在看来,可能是贩卖器官的中介商的姘头,也可能是公用姘头。如果我今天的分析不错的话,那我周围没有好人了,我现在能见到的人,基本都是被派来监视、跟踪我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等待时机杀了我、贩卖器官赚大钱的。(见附9

派出所是派出机构,它没有自己的职权和名义,也就没有权力被限制的问题,这是最可怕的一点,习近平上台以后把全国联网的9万多个派出所利用起来,系统的打造成“镇压机关”,为大规模屠杀中国人做准备。值得一提的是,习近平谋划的屠杀,不只是直接杀人,器官能被利用的中国人,都要被活着摘取器官谋利以后再杀害,榨干中国人的最后一滴血。(见附10

犯罪的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谷都派出所》(小琅环山边,见照片),活摘我器官、杀害我并贩卖我器官的事情(未遂),我爸从一开始就知情、并参与,我爸无意间对我透露过,他在派出所的监视器里都看见过我被关押的情况,和我不吃饭的真实情况。如果有人能查到这个派出所的监控录像,就可以看见身穿“手术服”的医务人员吧。大家仔细想一想,真相是不是像我说的这样?!


附:

1、防止《下三烂警察》诬陷“自愿”,防止他们连绑架这回事都不承认

2、《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3、《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4、《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5、《便衣警察行凶,到居民家里踢门(谷都派出所)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6、《“下三烂警察”半夜砸门(已经是第2次了)找个借口就把邻居家的门砸开呀!——肆意行凶的习惯已经证明他是“警察”》

7、《你不窃听你能听见我骂你吗?警察编造的谣言恰恰把他们力图掩盖的窃听好人的事实暴露出来了》

8、《39大劫有惊无险:搞不臭就害不死》

9、《精神病院为什么不敢收治我:他们无法评估“公安”对他们的坑害有多大!》

10、习近平为达到《血洗全中国》的目的逼西方国家翻脸:镇压机关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照片说明

谷都派出所的大楼,密室就位于这座大楼的地下室里:







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你不窃听我你能听见我骂你吗?警察编造的谣言恰恰把他们力图掩盖的窃听好人的事实暴露出来了



据传,那天凌晨来了十几个警察,到我家里(小区里)来绑架我。当时我坚决不开门,警察才没能绑到我(201787日,详见附1)。

这些天警察编造的谣言在小区里散布,比如,“警察拿出了手机录音——你在家里播放的骂习近平和共产党的声音”,还有“你在阳台上大声播放,在楼下都能听见”,“警察都录音了”等等这样的谣言吧。(录音内容见附2

我从这些谣言中看出了,这样的谣言绝不是好事者的胡说八道,而是警察对“迫害好人的工作”的精准、到位。最关键的一句是他们诬陷我“在阳台上播放”,其实我的卧室没有阳台,我用作书房的那个房间才有阳台,凌晨4-5点钟的时候,我还没起床呢,怎么会去有阳台的那间书房呢?那警察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说他们说我在自己的卧室里播放,现在大家都关着窗户、开着空调,正常邻绝根本无法从外面听见我卧室房间里的任何声音。只有在阳台上、还得开着阳台窗户播放,才能从外面听见一点点,加上室外的天然噪音,你即使听到一点也听不清,更不用说清楚的录音了。我想警察们应该是试验过了:趁我不在家,开锁、非法进入我家试验过了,才这样说的。当我家中无人时,便衣警察经常开锁入室、非法进入我家,这是他们的另一罪行!

那警察手机的录音是从哪里来的呢?窃听器转录的呗!警察24小时窃听我家里、常年窃听我家里,非法取证!警察的证据来源非法,就算上了法庭也不会被采信!警察编造的谣言恰恰把他们力图掩盖的窃听好人的事实暴露出来了!欲盖弥彰!

警察还利用邻人向我转达“老百姓踏踏实实过日子,不要搞政治……”。你们政府和警察才是搞政治的,那么,骂习近平才是“不政治”!骂警察也是“不政治”!骂掌权的政治人物都是“不政治”!这个道理不用多说吧!(详见附3)我用行动跟你们搞政治的人进行区分了,你们还有什么理由迫害我呢?

那么,劝你退出中国共产党(团,队),就是劝你退出政治!我是在做好事!我才是真正的好人!你们警察基于自身的下三烂流氓本性、对取证(技术)的狂热、对报酬的贪婪、对权势的跪求,最终导致你们丧失理智和人性,你们无所顾忌的敌视好人、残害好人!你们警察必将遭恶报!


附:

1、《“下三烂警察”半夜砸门(已经是第2次了)找个借口就把邻居家的门砸开呀!——肆意行凶的习惯已经证明他是“警察”》

2、《警察对于窃听来的内容,应该会认认真真的听》

3、《给“下三烂警察”的最新诅咒:阉割楼上的,痣疮被捅得血流如注!》





2017年8月8日星期二

给“下三烂警察”的最新诅咒:阉割楼上的,痣疮被捅得血流如注!


给“下三烂警察”的最新诅咒:阉割楼上的,(他)痣疮被捅得血流如注!(我家楼上住的是便衣“下三烂警察”)——你们不信善恶报应的天理,你们也可以住下去、接受诅咒吧!

我外出时看见跟踪、监视我的,我也会默念咒语“阉割这个(下三烂警察),痣疮被捅得血流如注!”,尤其是小区门口姓毛的黑保安;如果是个女“下三烂”,我就只念“她痣疮被捅得血流如注!”你们“下三烂警察”都是无神论、不相信善恶报应的天理吗?你们不相信可不等于没有,你们愿意接受诅咒,尽管出来吧!

我原本在自己家里录音播放(见附1),但是会招致“下三烂警察”上门、报复性的迫害(见附2),意思就是禁止我这个受害人还击!但是他们对我的迫害一点都没有减轻,依然不让我睡觉(强制我失眠)——发射强电磁辐射(脑控攻击)信号!他们更隐蔽了,有些《特务邻居》家里不开灯,好像他们所有的迫害我的警察都撤走了?!但是他(她)大声打喷嚏我都听的见,他们的孩子偶尔哭闹,我也听得见。我念咒语时,他们跌落地板的声音,我也听得见。呵呵,他们根本没撤走,只是更狡猾了。就是不想停止迫害,还要回避正义的揭露和报应。——以此维持下流的迫害!我知道你们还在,我就默念咒语!

我默念咒语还不行吗?!你们还能不让我思想了吗?其实你们对我的脑控数据早就清零了,你们根本没有我的脑指纹了,也无法再次获取我的脑指纹,你们现在是在维持高辐射环境,死皮赖脸!反正你们一天不让我睡觉我就在家里默念这些咒语,可能还有新版,你们维持迫害一天就在接受诅咒一天!


附:

1《警察对于窃听来的内容,应该会认认真真的听》

2《“下三烂警察”半夜砸门(已经是第2次了)找个借口就把邻居家的门砸开呀!——肆意行凶的习惯已经证明他是一个“警察”》







2017年8月7日星期一

“下三烂警察”半夜砸门(已经是第2次了)找个借口就把邻居家的门砸开呀!——肆意行凶的习惯已经证明他是一个“警察”

5点钟时,我被砸门声惊醒,好像有人要砸开门冲进来的样子,边砸边喊“开开门、开开门……”。便衣警察扮演的邻居又来行凶了!不是一个“下三烂警察”能这样行凶吗?!正常人邻居能这样吗?!我就是不开门,如果警察真的砸开门冲进来,正好证明了警察行凶犯罪!!!

你有什么理由砸门呀!就是真的有一点“噪音”不能等到第二天白天再说吗?不能等到以后碰面的时候再说吗?终于找到“借口”——砸开邻居家的门吗?不是一个“下三烂警察”能这么害人吗?

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方式“敲门”的能是好人吗?你有什么急事呀这么砸门?!你们家关着门窗、开着空调,就能听见邻居家(指我家)的声音吗?除非窃听!你不爱听这个,你不窃听就行了呗!(见附)

你们砸我家门的“巨响”对全楼的邻居都算得上是噪音干扰。还有你们砸门时的难听的叫喊,对所有正常人邻居都是一种恐怖威胁。你们警察只顾自己行凶,根本不要脸!!!

再说了,我家能发出多少“噪音”啊?我家多少年没有装修过房子,没有半夜用电钻吧?!你们安插在我家周围的“便衣警察”扮演的“邻居”有多少时间是半夜用电钻、干扰我睡眠的?!我怎么投诉都不行啊,因为你们警察是故意的、“国家迫害”!还有,我从来就没有大音箱,我家连大的说话声都没有!这个你们都很清楚,你们窃听我住处多少年了嘛!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我半夜不睡觉吗?给你制造噪音?!只有你们这些“下三烂警察”会这样折腾我,我是正常人、能跟你们一样吗?你们不强制剥夺我睡眠的话,我会睡的很好的,打雷都听不到的,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如果我睡不着觉也是你们发射强电磁辐射(脑控攻击)我的结果、你们系统性折腾我的结果。你们暴露了你们自己的罪行!

你们以为鬼鬼祟祟——窃听到我家里的一点声音就找到“正当理由”半夜砸门了?你们没有正常人的思维呀!所以上述原因你们都不考虑,你们太愚昧了。当然你们可能是故意愚昧的,就是故意迫害我这个受害人,没有“借口”、制造“借口”也要迫害人,不过你们太愚昧了也不行,全世界丢人现眼呀!“下三烂警察”傻逼到这种地步——窃听到的声音当成行凶的“理由”!!今天我亲身经历了!!!


补写:
其实这个录音(见附1),我播放了一周多了,不是第一天播放,可见播放录音不是真正的原因,而只是一个“借口”。还显得警察们很傻逼。那么为什么偏偏在今天来砸门呢?可能因为我昨天在自己的网页上转发了一篇文章“原黑龙江政法委书记、中央610头目,前国家安全监督总局局长杨焕宁被以“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降级处分。”(报道全文见附文)——是这个消息刺激了警察!这是否可以从一个侧面证明迫害我的警费是从黑龙江政法委调拨来的,我家乡是哈尔滨市(黑龙江省的省会城市),我现住在中山市(广东省)。不是说每一个出面的警察都是从我家乡来的,是说支撑他们出警迫害好人的经费是从黑龙江来的。那也就是说迫害我的警察们的主子遭恶报了,迫害无以为继了,下一个恶报可能就是你——警察们的末日到了!


照片说明
大家看一看照片上的洞,把外门的纱网捅出一个洞,敲(砸)里面的木门!除了警察,好人谁能这么敲门?正常邻居谁能这么敲门?如果真是一个普通邻居,这样不计后果的做事,以后还怎么做邻居呀?!也不可能是外来的贼做的,因为这么做根本也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哪个贼会来做无利可图的事情?!

很明显这个“特殊邻居”根本不想跟我做邻居呀!那么又在这里干什么呢?这个“特殊邻居”是什么人呢?便衣警察呗!即警队派来的“卧底奸细”呗!中共政府的镇压机关吸收和收买一些汉奸,比如公安、国安等这样的执行镇压任务的部门,会有目的的收买社会上的一些下三烂、流氓充当“卧底奸细”,给予他们一些支持:金钱支持、人员支持、情报的支持。这些“卧底奸细”就出来祸害好人,警察在幕后虎视眈眈(一旦真的挑起事端以后警察才会出来“执法”——镇压受害人)。让他们祸害谁他们就祸害谁,情报(指受害人的具体信息)由公安警察支持。这个“不正常”敲门的“特殊邻居”就属于这一类的汉奸——便衣警察(卧底奸细)!就是这么回事呗!所以他做事根本不计后果、不要脸,他也不把我这个受害人当成真正的邻居,当成是迫害对象吧!害死我才能拿到钱,就是完成任务——祸害受害人,为首要。


这个纱网是用钢丝拉成的,极易刺穿血肉之手,就算上面原有小口子,也不可能用手扒开这样一个大洞来。正常邻居来敲门还会随身携带工具吗?!另外,外门和木门之间距离15CM,有了这个洞你手也伸不进来,还要用工具才能敲(砸)里面的木门,哪个正常邻居半夜携带这么多精准的工具敲(砸)邻居家的门。可见,“下三烂警察”观察我家很久了、谋划很久了、这样的借口也编造很久了。只不过“下三烂警察”太垃圾了,他们漏洞百出了!



附:

1、《警察对于窃听来的内容,应该会认认真真的听》

2、《便衣警察行凶,到居民家里踢门(谷都派出所)逼受害人报警、诈骗维稳费》

3、《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附文:新闻报道《原黑龙江政法委书记、中央610头目杨焕宁遭恶报》

恶人姓名: 杨焕宁
性别: 不清楚
职位: 原黑龙江政法委书记、中央610头目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日】近日,媒体报道,前国家安全监督总局局长杨焕宁被以“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降级处分

最近这几年一些以贪腐之名落马的高官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苏荣、李东生、王立军等人,这些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推动者、执行者死的死、判的判,真实的原因就是他们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而遭到了恶报。参与迫害佛法者的下场是极其可悲的。
杨焕宁,男,汉族,一九五七年三月生,原籍山东安丘人。据公开资料显示:杨焕宁从二零零五年一月起,曾任黑龙江省政法委书记;二零零八年五月起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兼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自二零一五年十月始任国家安全监督总局局长。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随后在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判刑、劳教、酷刑折磨、活摘器官等迫害,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宪法及法律,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

在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期间,杨焕宁任黑龙江政法委书记,曾积极配合江泽民、周永康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多次在黑龙江省传达迫害密令,并层层部署实施迫害,导致黑龙江省地区迫害案例大量发生。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一五年十月期间,杨焕宁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兼维稳办主任,多次配合周永康(当时是政法委书记兼610领导小组组长)迫害法轮功,并下达密令文件制造恐怖气氛,导致在全国范围内发生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绑架事件。明慧资料显示: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内蒙古“610办公室”下发二千零一十四[11]号“机密”文件,要求“摸排法轮功人员的底数”,为下轮迫害法轮功预先进行情报收集。该文件显示,这次摸底是全国范围进行的一次行动,是为了全面掌握法轮功学员底数,而这个密令是来自中央610和公安部。文件中还要求,在实施过程中,特别强调公安的作用,要求调动公安系统的资源信息。这份文件还透露这次所谓“摸底”的目的是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准”的迫害,是中共把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行动当作是与中共的“现实斗争”。同时,文件透露出中共害怕其迫害行径曝光,在文件强调要“严防发生失泄密”、“严防在社会面上造成负面影响”。

从明慧统计数据我们可以看出,进入二零一四年三月份,被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数大幅上升。尤其是四月份、七月份达到两个高峰,四月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六百九十一人,比二零一三年四月的三百七十三人上升百分之八十五点三;而七月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竟达九百一十二人,比二零一三年七月的四百九十二人上升了百分之八十五点四。(以上二零一三年数据来源:明慧网《2013年:迫害与恶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于那些仍在积极指使迫害的人,再次严肃警告: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否则,下一个遭恶报的很可能就是你

(原文地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原黑龙江政法委书记、中央610头目杨焕宁遭恶报-351961.html



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劝说他人退党,不是搞政治(视频)



快快退!快快退!中共末日到!快把邪党退!共产是土匪!党是窃国贼!国人要清醒!切莫再追随!快快退!快快退!中共末日到!快把邪党退!老天要清算!中共滔天罪!退党能自救!吐气又扬眉!中共末日到快把邪党退!



逃大难呀逃大灾!党团队员全退出来!解除毒誓抹去兽印啊!从陪葬的陷阱里退出来!天灭红魔救好人!三退保命老天爷给安排!退出来呀退出来!走向新生新时代!退出来呀退出来!走向新生新时代!城镇乡村快都退出来!


劝说他人退党,不是搞政治

在《西游记》中,乌鸡国的国王被妖怪害死了,妖怪装成国王坐在王位上。孙悟空到那之后,识破妖怪。起初连太子都不相信孙悟空的话,后来孙悟空把妖怪除灭了,并使国王起死回生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感恩,都开始知道孙悟空做了一件大好事。

读这个故事,有谁会说孙悟空是在搞政治、夺权呢?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任何对社会制度、权力的诉求。他们用慈悲看世界,看善和恶,当看到灾难来临时,邪恶的东西在控制人、欺压人,甚至把人带向地狱的时候,他们是不忍心的,是要帮人解难的。把真相讲出来,劝其“三退”,都是慈悲于人的表现,而每个人选择什么那也是每个人自己的个人决定,与中共说的“搞政治”大相径庭。

中共的“搞政治”是用来打击人的,需要的时候,它让你“讲政治”,不能“政治上落后”;不需要的时候,又给你扣上“搞政治”的帽子,用来打击你。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真心三退,一念之间,您无须付出任何代价,不花一分钱却多了一道生命保险,何乐而不为呢!
到目前已有超过2亿的中国同胞在海外大纪元网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抛弃中共,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退党团队方法(真名、化名、笔名同样有效):*退党电话:001-416-361-9895001-702-873-1734*退党传真:001-201-625-6301*退党电邮:tuidang@epochitimes.com *直接登录大纪元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
无法上网者可将声明贴在公共场所,以后再上网。


警察对于窃听来的内容,应该会认认真真的听


你当面劝警察学好,他们可能不听,他们根本不承认任何迫害好人的罪行。可是他们窃听我的电话、住所的时候,却非常认真。我每天读书的声音、听讲法的声音,还有我每天都看的《九评共产党》电视片的声音,他们都听的清清楚楚,也听了很多年了!我还专门给他们播放过《对公检法人员讲真相》录音,播放过很多版本、很多次。

也就是说,我根本不需要找到他们警察,我在自己家里听什么,他们的全套人马都能知道,都要跟着“学习、学习”的。我想给他们听什么就在自己家里播放。既然所有真相,警察们已经都知道了,他们就不属于不明真相的人了,那我还应该专门给窃听我的警察们播放点什么呢?


阉割习近平,操烂彭丽媛,屎尿灌满彭丽媛的狗嘴和烂逼。
阉割《便衣警察》,阉割《绑架警察》,阉割《窃听警察》,阉割《跟踪警察》,阉割《监视警察》,中国警察下三烂,全世界都要操他们娘、操他们妹、操他们老婆,屎尿灌满他娘的狗嘴和烂逼,屎尿灌满他妹的狗嘴和烂逼,屎尿灌满他老婆的狗嘴和烂逼。
阉割郭德源,阉割王明海,操烂潘晶,屎尿灌满潘晶的狗嘴和烂逼。
共产党的王八、婊子,断子绝孙!汉奸杂种——中国共产党灭亡!

(我把上述内容录音后在自己家里反复播放,每天多次播放。特别是当警察向我家发射电磁波、射频电波,对我进行脑控攻击(迫害)时。)

骂人犯法吗?你们警察不爱听这个,你别听呀!你们不窃听,你们能听见我骂你们吗?!你不窃听我就行了呗!我也没有找到你们呀!是你们警察非要窃听我吗?!

有了《窃听警察》的情报支持,《跟踪警察》和《监视警察》才能像苍蝇一样跟我后面(也才能随时绑架我)。鉴于此,我走在任何一个路段,如果我看见一个便衣警察就默念“阉割这个便衣警察”,如果这个便衣警察是女的我就默念“操烂这个便衣警察(女),屎尿灌满她的狗嘴和烂逼”。这是正念神通,不出声也起作用。

你们警察不想被咒骂,你们别来呀!你们不来就行了呗!你们不赖在我周围,你们能被我看见吗?我也没找到你们呀;你们绑架我,我都不告你们、不理你们呀!是你们警察非要当面监视、跟踪我,把这些犯罪行为当成“工作”、当成“成绩”吗!


我才是好人!我的所有做法都是堂堂正的。我会坚持做这样的正确的事情,除非你们不再窃听我!不再暗算我!不再迫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