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3月7日星期一

这个《联通公司营业厅》柜员是谷都派出所统一调配的狗特务


 
谷都派出所到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的犯罪行为暴露以后(见附),属于派出所管的狗特务们也都暴露了。这些狗特务无孔不入的散布在中国社会的各行各业,有着各种各样的公开身份,随着犯罪主体——派出所的暴露,都暴露在受害人眼里了。

 

谷都派出所是中共制度的一部分,因此派出所犯罪就是制度性犯罪。谷都派出所一个派出所暴露了就等于全国所有的派出所都暴露了,中共整个制度的犯罪本质也就暴露了。全国都有公安(害人)机构,全国联网,因为是制度性犯罪。

 

根据观察,在派出所上班的没有好人,警察本身就都是些败类、渣子——社会的垃圾,流氓成性、恬不知耻,没有正常人的思维,派出所里的便衣特务更是垃圾中的垃圾。就是派出所具体管这些特务,中共的邪党制度也是通过全国联网的派出所具体管这些特务和做害人的具体事情。

 

《联通公司营业厅》柜员“话里有话”骂顾客(指我)的事实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本人201469日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联通公司金门营业厅(金门邮政所旁边)购买了上网卡和USIM卡(13249006487)各一张(流量10G3G上网卡),我是在公开营业的正规营业厅里买的,正常购买。

 

回家安装、使用后发现上网卡里有未删干净的4月份的使用记录,也就是说这是个旧卡,被用掉一部分后再当成新的卖给我,就是欺骗消费者了。我当时不知道这个柜员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产品是为专门害我而制造的。

 

第二天到营业厅与卖卡的柜员理论此事,柜员拒不承认问题,态度还不好,对我破口大骂“傻逼”,“你最傻逼”,“你妈都没逼了”等。

 

对骂中我两次都听得一愣!这些当然都是骂人的脏话了,但是明显话里有话,不是吗?骂了几分钟后,这个店员忽然自己不说话了,怎么骂他都不说话了。

 

我为什么是“最”傻逼的,因为当时我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派出所的特务嘛,我还不知道派出所半个月后要到我家来、半夜砸门绑架我等等,这样说来他(指这个柜员)早就知道了!!!回看“最傻逼”的意思,很显然这个柜员的意思是说,我都快要被害死了还出来买上网卡,这样的人还不是“最傻逼”的?!联通柜员早就知道我将被害我,而且确定我必死无疑?!

 

还有更“精彩”的一句——“你妈都没逼了”,其实他是想说“你妈都没了”,因为当时是在对骂中说的这句话,他还要使用强势骂人的脏话,所以加了一个“逼”字,说成“你妈都没逼了”。联通柜员知道我没妈!我妈在哈尔滨死的,而且是19年多以前,连广东的柜员都知道我妈死了?其实在这么大的中国,父母早死的人很多,何况我妈不算早死(当时我都21岁了),为什么我没妈或者说我妈死这件事会这么“出名”呢?就是因为我妈不是一般的死呀,我妈是被共产党害死的,所以这些共产党的走狗们认为可以像害死我妈一样害死我。

 

很明显,关于受害人(指我)的这些情报是让狗特务内部掌握的,就是让他们心里有数,害谁不害谁做到就行了,是不能说出来的,也就是见不得人的。这个柜员被我骂急了,就把实话说出来了。但是,很快他(指柜员本人)自知失言了,就不再出声了,怎么骂都不回嘴了。

 

那是我就觉得这个柜员,就算他是个特务,他怎么这么了解受害人(指我)?!他看起来像个渣子一样,他如何得到这么详细的情报?!谷都派出所暴露以后,就真相大白了,全国有90000多个派出所,全国联网,联网的系统里储存每个受害人的信息,不但储存,特务们还要“研究”每个受害人的情况,这就是特务们的“工作”,连我妈19年前被杀这样的事情都烂熟于心。

 

以这个特务为例,他对我个人的受害情况掌握到这种程度,上班卖卡只是他的公开身份,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他实际的工作任务上——研究受害人(指我)、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加害受害人,那么为什么我总能看见这个特务像正常柜员一样在“上班”呢,想想也很简单了,专门为我安排的呗。

 

也就是说我出门碰到什么人、什么事,都没有偶然的了,都是中共害人机构——全国联网的派出所故意安排的。因为我这次买卡也没有事先让别人知道,我随机选择了这家营业厅、正常购买,就是特务出面接待(其他事实还有,另述)。不排除意外遇到正常店员、商家的可能性,但概率应该很低了,因为派出所数量庞大(9万多个)、覆盖全国、全国联网。以公安现有的技术设备,完全可以监控到我何时出门、走到哪条街、进入哪家店,他们随时可以调配距离最近的特务到现场“接待”(实际上是加害)我这个受害人,呵呵,以公安全国联网的技术装备和集中调配的的渣子-特务,完全都能做得到。

 

这不叫实力,叫无耻。只需要集中一些社会渣子在派出所系统里,由(中共)制度统一调配。全国有90000多个派出所,全国联网,所以这些渣子-特务们是一个整体(数量都不需要绝对的大)。他们害起人来不局限在一时一地,既是统一行动,又根据具体情况而不同。这些渣子-特务在迫害我的时候用的上,过后,还可以用同一个(或一组)特务去加害别人嘛,因为是联网的、统一调配的行动。

 

同一个特务极少出现在我眼前两次,尤其是面对面说过话的特务,比如,同一个特务绝对不可能在这家店接待我,等我到下一间店时再接待我;再比如,我工作时,一个特务充当我公司里的同事(目的当然是非法监视、伺机加害等),没可能我换到下一家公司工作了,这个特务还跟到新公司里做我的同事。那样太容易暴露,会把中共制度性害人的本质暴露在受害人眼里,也就是说(中共)这套制度是以欺骗为基础的。而全国联网的电脑系统完全能准确记录特务们的调配情况。这个特务是被我骂急了,他自己暴露了,不然这个完善的电脑系统是不会误排(派)的。所以在中国,你不要以为你看见的店员是真的店员,你看到的任何人都可能是精心安排的狗特务。  

 

而我作为受害人只能写出我看到的具体迫害行为,而无法知道全盘的迫害情况。至于特务们再去害谁,那情况又不一样,我就没法见证了,也没法谈了。任何单个的受害人都无法知道共产党用这种卑鄙的手法害了多少人,也无法看清共产党制度害人的全貌。共产党就是这样害人的!共产党的整个制度是为害人存在的,这样卑劣的制度是全人类的耻辱、全人类的教训!共产党的制度是变异人类的产儿,天理不容。 

 

 

附:《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