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1日星期一

把水阀捆上就没法赖小孩儿啦!


 

我中午出去吃饭时在门口“碰到”我爸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因为今天早上我大骂了《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所以今天特务的监视特别严重,大量特务都出洞了,我一出门连我爸都被通知了。目的嘛,不外乎让我爸出来给狗特务们“擦屁股”。

 

正好!我爸问我的时候,我将计就计又骂了一回《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果然我爸说不是保安搞的,是小孩儿淘气,哈哈,听见没有,赖小孩身上了。我们小区旁边是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小学,我们小区一楼的商铺房很多都出租给托管班,很多托管班在小区院子里开有后门,小孩子进进出出的很多。那么多小孩儿你知道哪一个?!赖小孩——最好的脱罪借口哈!哪个小孩会有选择性的开水阀?根本不可能嘛,这个问题我爸就不说了。我爸这种人最适合“擦屁股”(俗语:指处理那些败露的破烂事),给狗特务——《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擦屁股”,给黑物业“擦屁股”,给共产党一贯的流氓行为“擦屁股”!

 

其实我前几天碰巧看见一个邻居在用粗电线捆绑水阀,我当时还对他哈哈大笑,这水阀还捆起来干什么,一笑也就过去了,我当时没往自己身上联想。被《狗逼养的姓毛的黑保安》迫害了这一回以后,我就明白了,我不是第一个,那邻居也受过这种迫害,黑保安-狗特务们也赖小孩,邻居没办法就把水阀捆上了,现在我还真佩服这邻居的智慧哈!这样一搞有一个好处,如果真是小孩淘气搞的,这样一捆呢,显然小孩玩起来不方便,也就不玩了,小孩总不能随身携带钳子、扳手之类的工具出来玩吧。说是这样说,其实在我看来,就是给狗特务们看的,让他们不方便搞迫害,也不让他们再赖小孩了。

 

 

附照片:被捆上的水阀,

注:这个水阀不是我家的,我拍完这个照片以后把我家的水阀也捆上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