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5年12月18日星期五

朱镕基精心设计的伪案——《425上访事件》


 
425上访事件》——邪党称其为《围攻中南海》,是朱镕基精心设计和一手操办的。从公开的资料(见注1)看,此事最大的受益人就是朱镕基。海内外的媒体借此事炒作朱镕基和平解决群体事件,媒体上一度热炒 “官员应对危机的能力”问题,也是要抬高朱镕基吧。

 

朱镕基制造的伪案(指《425上访事件》)在先,江泽民制造的伪案(指《天安门自焚》)在后,这说明邪共中央对于镇压法轮功的意见是统一的,是全党一致行动,是中共操控的国家机制、特务系统的制度性犯罪。但是,朱镕基在关键时刻不按规矩出牌,单独出来接见了所谓的法轮功代表(其实法轮功不搞组织,没有名册,我至今不知这几个法轮功代表是如何选出来的)。整套国家机制挑起的群体事件被朱镕基在最关键时刻利用来达到他的个人目的——和江泽民抢夺权力,而不是全党的目的。正是朱的个人因素使朱自己暴露了,也使邪党的整体暴露了。

 

朱镕基是特务头子,共产党成立以来特务头子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周恩来,第二个是朱镕基,后来的“总理”没有接掌特务大权。跟“领导人换届”的猴戏表演不同,那是表演给人看,中共的特务系统一直很稳定,有自己的一套机制,跟公开的行政系统一样,都能号令全国,两套系统(指行政系统和特务系统)都能号令全国,而且特务系统属于党务组织,权力还大于同级政府。朱镕基同意启动特务系统,为镇压法轮功服务,也是为这个个人目的,他抓住了中共想要镇压法轮功的可趁之机,利用法轮功在民众中的影响力,挟持法轮团体、达到挟持江泽民、夺权的目的。

 

也许,正式这次暴露促使江泽民加大了迫害的力度。给法轮功扣上了“搞政治”的大帽子,呵呵,特务头子都想利用你们,那么多特务掺沙子进来了,特务们都代表炼功人行动了,不“搞政治”也“搞政治”了。朱镕基黯然下台的结局也是因为其暴露了狼子野心吧!

 

从具体做法上看也是特务系统所为,朱镕基的操作手法完全跌破人类的底线。我讲一下我看出来的具体害人手法。

 

首先科痞何祚庥在杂志上公开发表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发表在一个什么杂志上呢?“天津师范大学的青少年博览杂志”上。我的天呀,我都没听说过这么个杂志,我也从来没看过这个杂志。只是官出面攻击也不行啊,大家都没看过这样文章,法轮功自身也没问题,也无法下手迫害啊。

朱镕基手下的流氓特务早已掺沙子进入法轮功练习者中间,这是特务——渣子们的拿手好戏。反正法轮功也没有名册,不搞组织,你自己说练气功你就是法轮功了呗!启动几千特务到杂志社聚集,再指使警狗抓、打一些人,这就是群体事件了(19999422日)。

说实在的,谁爱攻击我谁攻击我(我不是说暴力攻击啊,我是说这种言论攻击),我根本不理会那些说法,我不看你们的杂志总行了吧,怎么还能去找这个事呢?但是全部炼功人都被特务们代表了,不需要群众同意,朱镕基操控的特务系统自编、自导、自演整个事件。

然而特务们只在天津闹一闹,这个“罪名”还不够大,毕竟是在天津,影响力没有北京那么大,还不能在全国掀起迫害法轮功的妖风。因此邪党(天津)的官方告知,如他们想继续上访反映,应向公安的主管机关中国公安部反映,应该到北京中央政府上访,看看这还不是圈套吗?都指定地点了!于是朱镕基的特务们又代表着练气功的人去了北京中南海“表演”了《425上访事件》。说实在的,我确实是在围攻中南海以后才注意法轮功的,此前的那些官方攻击、特务代表我从来没关心过,我是在此后10年以后才陆续上网知道的。

这件事当时在电视上被报道出来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个“奇怪”。我说这些练气功的挺有本事哈!能找到地方!如果让我一个人在家里想怎么找到中央政府反映问题,我还真想不出来,我也不知道要进哪个门?找哪个人?怎么这些练气功的“老、弱、病、残”能有这么大本事呢?当时民众中的观点是有病的人才练气功,体弱多病的老年人才练气功。其实练功人是被特务们代表了,特务们的行为都是在执行特务头子朱镕基的命令,特务系统自然会给他们情报,告诉他们怎么做。

至于被抓的那些人中,被抓的特务肯定会放出来,因为是在“表演”,即使留在监狱里也是潜伏吧。最可怜的是那些没有经过思考就跟着去的,被迫害死的多是这样的人。明显的圈套他们看不出来,可能也有他们自己的原因。我曾经扪心自问,如果我当时也炼功,我会不会被蒙蔽着参与这些活动从而受到迫害?我想我不会。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骂人不犯法,你不爱听你别听嘛——这是派出所恶警们亲口对我说过的,我也是这个想法,不就是语言上的问题嘛,当时还没有暴力镇压,因为找不到借口,我就不理你,我高姿态。本年朱镕基的特务们又煽动“全民起诉江泽民”的事件,我早就写了文章说我不参与。这些活动根本对于炼功无益。再说,江泽民死了就不迫害法轮功了吗?朱镕基还在,特务系统还在,这套制度还在,还会害人的。

 

朱镕基操纵的特务都不是什么好人,这些特务在人格上是下贱的,都是些流满渣子、下三烂。我讲一下我接触过的几个朱镕基手下的特务(他们的本质是特务,可能有着不同的公开身份):

 

1、  潘晶:

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本地派出所长是东北来的渣子,本地公安分局长也是东北来的渣子,他们跟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狗打连环、狼狈为奸,勾结犯罪: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关黑监狱,虐待我,劫持我到精神病院。潘晶因为跟派出所长卖逼,跟公安分局长卖逼,所以纵容恶子——流氓渣子王明海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暴恐犯罪,都没人处理他。

跟朱镕基狗打连环的一个名女人是吴小莉,我看到潘晶就在想,吴小莉是否跟潘晶一样,也叉开腿让整个电视台的男人都来干她。谁知道呢,朱镕基的女人都是烂逼。

 

2、  王明海:

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盗窃惯犯,社会渣子,长相龌龊(眼睛外凸,肚皮掉到两腿之间),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朱镕基最喜欢这样的渣子,干坏事不怕遭报应。

由此想到自称学者的朱镕基手下的何祚庥,也不过是个渣子吧,可能也是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怪不得正规出版社都不发表他的文章。

 

3、  董成:

   朱镕基安排在哈尔滨的特务头子,主要负责迫害下岗工人,扰乱东北社会,我到了南方以后觉得哈尔滨人的思维和正常的人类社会的人们不一样。董成是土匪长相,一说话就装逼,装听不懂人话,胡搅蛮缠、耍臭无赖。实在理屈词穷的时候就把主子——共产党搬出来压人,质问中国人人爱国不爱国,还质问中国人爱哪个国,流氓都让他(指董成)给耍了。

正是董成把他自己的主子——朱镕基暴露在我面前的。那时是1998年,当时接触不多,我就和忘记这个人了,没想到十年以后(2009年),他还能找到我,设计我入职嘉汉林业”(www.sinoforest.com )的附属公司,利用工作出差的名义,把我骗回哈尔滨设计陷害(未遂,见注2)。嘉汉林业Sino-Forest公司的公开身份是加拿大上市公司,实际是为朱镕基的特务系统服务的,后来因虚假公司、欺诈投资人被加拿大法院起诉、破产。

1998年由于我母亲已过世多年,我爸与一名叫董艳秋的女人相识并交往,后因不明原因分手,前后历时十几个月吧。当时,我曾经问过我爸,跟董艳秋是怎么认识的,我爸说是在婚介所认识的,我问是哪家婚介所,我爸故意不说清楚。我爸还说曾经跟董家的人提到过我,我问我爸都说我什么了,我爸说:跟她(指董艳秋)说你什么,你管不着。”说我什么了我都管不着?他们传给我爸的是什么流氓作风?董艳秋在哈尔滨市三棵针牙膏厂门市部上班,住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河图街。董艳秋与我第一次见面时,董艳秋自己说她48岁(我爸57岁),我看她的长相比较像38岁,我至今无法核实她说过的话的真实性。董艳秋有一个妹妹叫董艳萍,董艳萍在几个月之内分别与不同的男人同居,她就是所谓的暗娼吧;她的其中一个姘夫就是董成,那时董成的公开身份是大饭店“情义楼”的老板,此饭店地点也在道里区河图街附近;这样看来狗特务的公开身份是不断变换的。另外,董家人长相差别极大,根本不像一家人,有可能是特务工作组。

那时董成邀请我和我爸去看他的“情义楼”时,他特别指出房间里挂着的一幅合影照片给我们看。照片上是董成本人与朱镕基还有其他两个官员的合影。照片上的朱镕基还是比较年轻的形象,并不是当上总理以后官媒上经常使用的老年时代的形象照片,这种照片不大可能造假,可以确定是真实的。当时我根本没多想,就觉得董成这么个渣子还能干什么大事呀,拿出这张照片无非是显示一下他跟大官儿合影了,抬高自己吧。当时我并不认为董成这样的人跟国务院总理能有多深的关系。董成在谈话中还多次故意提到朱镕基的名字。董成当时就提到要做木材生意(。我当时也没在意,就觉得董成没文化、人品差,成不了大气侯。现在看来,他是在宣示主子的权势。

董成2009年的公开身份和个人信息:董成(董事长);公司:哈尔宾欧邦德经贸有限公司;嘉荫县欧邦德木业有限公司;俄罗斯阿穆尔木材工业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增福街191号;黑龙江省嘉荫县朝阳镇永安木材小区;电话/传真:0451-55181179/551827070458-2628366;手机:1380454477713354582555

 

很多年里我都奇怪,我周围总有一些人张嘴就装逼,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呢?现在看来基本都是朱镕基这条线上的特务,我早已被(烂逼潘晶及朱派特务们)定为迫害对象了。中国人的身份证都带芯片的,可以随时定位、非法跟踪每个中国人(见注3),全国联网。朱镕基(烂逼走狗潘晶)等派特务在公众场合装逼、羞辱我的情况以前常有,被我骂回去多次以后,朱的特务们觉得当面装逼的效果不好,所以就不与我搭话了,但是非法跟踪一直都有。

 

 

注:

1、  维基百科《425上访事件》词条;

2、  《正常应聘工作遭遇党和政府“软绑架”并脱险!》


3、《从过期居住证里拆出芯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