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星期二

20多年里我不敢相信一个事实:我爸丧尽天良的决意害死我


 

20多年里我不敢相信一个事实:我爸丧尽天良的决意害死我。不论我爸流露出怎样的《故意》,多么明显的圈套,我都用一个“奇怪”来解释,我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我想信任父母是任何物种的先天本能,我没有错,虎毒还不食子呢,难道有人连畜生都不如?!至于我因为不相信这个事实而遭受的种种迫害,我作为受害人是没有教训可言的,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

 

   直到我爸和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结警狗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并亲自押(囚)车把我劫持到精神病院去,我才开始相信这样的事实:我爸丧尽天良决意害死我,我爸早就想害死我。因为我爸自己暴露了。我想我爸不是有意暴露自己,潘晶也不是有意暴露自己,他们就是想翻脸了,这一次真的就是下死手马上要害死我了。只不过我没那么容易死。

 

其实在已经揭露的一些受迫害的事实中,哪一次迫害我没有我爸的参与呢?!(见附),只不过我没有直接写我爸而已。还有很多事实我正在写。

 

 

 

附:

《揭露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流氓本性》

发表评论